前两代区块链的问题——难以与现实商业打通



  • 玫瑰虽好,但也有刺
    众所周知越来越多的银行加入到开发区块链技术的队伍中,因为区块链有着不可替代的绝佳之处。玫瑰虽好,但也有刺。百合无刺,却失艳丽。完全的去中心化是区块链的优点,更是它非常致命的缺点,不利于监管是很大的问题。

    前段时间The DAO的事件,令以太坊遭受了最刺耳的质疑声。黑客攻击智能合约,而人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资金被盗走却无能为力,监管者的介入更是无从谈起。

    比特币区块链携带无政府主义的基因,以太坊在此基础上增加了智能合约的功能,其本质都一样,都天然对中心化的监管有所排斥。基于以太坊的系统较封闭,智能合约与外界进行交互不多。对于金融行业来说,监管的角色不可缺席。比如在银行的服务系统中,需要通过身份认证(KYC)来反洗钱,这是现有的公链系统所不能提供的。
    自从2009年比特币代码开源以来,各种区块链项目相继出现,但真正有代表性的还是2015年正式上线的以太坊(Ethereum)。

    以太坊使用了一些比特币脚本功能,并且突破了这些功能的局限性,他创建了一种图灵完备的计算环境,包括全功能的编程语言,为智能合约提供了基础。智能合约在以太坊上运行得更加精简便利,这是比特币区块链所不能比拟的。

    在以太坊平台上,开发人员可以建立和发布自己的分布式应用,可以编程、分散、担保和交易任何事物。

    然而,以太坊并不是完美的。

    首先,不同的参与者对共识机制的要求不同,而基于权益证明(Proof of Stake)的以太坊平台很难实现大规模部署。

    第二,比特币和以太坊的区块链都是基于挖矿来实现的,但在具体商业应用中,企业并不需要挖矿,而且增加节点就要买矿机,为此付出的成本是毫无必要的。

    第三,也是非常致命的一点,完全的去中心化区块链不利于监管。
    前段时间The DAO的事件,令以太坊遭受了最严峻的质疑。黑客攻击智能合约,而人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资金被盗走却无法阻止,监管者的介入更是无从谈起。

    比特币区块链天生携带着无政府主义的基因,以太坊在此基础上增加了智能合约的功能,深层的设计思想是一致的,都天然对中心化的监管有所排斥。以太坊的系统也比较封闭,智能合约与外界进行交互极少。

    这种网络架构完美地承载了数字货币爱好者的理想,可现实中的商业却并不遵从极客的信条。尤其是对于金融行业来说,监管的角色不可缺席。比如在银行的服务系统中,需要通过身份认证(KYC)来反洗钱,这是现有的公链系统所不能提供的。

    最后,比特币和以太坊的两种区块链已成割裂之势。基于UTXO模型的比特币生态和基于Account 模型的以太坊生态之间很难兼容,这对于开发者来说是一个不小的障碍。

    以太坊的创始人Vitalik Beturin也这样认为:

    “有必要建立一个对应用开发者友好的平台,这样才能将很多应用更好地整合在一起,同时使用。”
    那么,能不能有第三种区块链生态系统呢?

    量子链想要比以太坊走得更远
    仅仅从名字上来看,也可以感受到量子链比肩以太坊的野心。

    以太是亚里士多德设想的一种宇宙间的基本物质,直到爱因斯坦的狭义相对论确立之前,以太都是物理学中最重要的基本概念之一。而量子在现代物理学中的意义同样重要,作为不可分割的最小个体,量子是构成这个世界的基本单位。

    量子链的项目启动于2016年3月,目前是由帅初领导的一个开源社区在组织开发工作,开发成员接近20名,开发成员之前就职于BAT等一线互联网公司。

    量子链,通过价值传输协议(Value Transfer Protocol)来实现点对点的价值转移,并根据此协议,构建一个支持多个行业的(金融、物联网、供应链、社交游戏等)去中心化的应用开发平台(DAPP Platform)。


Log in to reply
 

Looks like your connection to QTUM was lost, please wait while we try to reconnect.